鹤公子

当代的唐吉柯德,怕死的无信仰非大智慧者,不入皇宫院宇,不登戒台宝寺,尽人生之尽美,唯此念可功为…

虹跃浦江
正在吃着廉价盒饭 突然诗和远方敲了下门

自己摄影 自己设计的airbnb小屋 欢迎大家来上海玩时体验!

所有不将生命抢救到最后的都是谋杀

老人终究会老去,当那衰老的身躯的意识模糊后剩下的沉默便成了某些子女嘴中的痛苦与毫无价值。这个世界很快,快的子女也不愿意等待和守候了。身体上的创伤在不断地侵蚀,却从未被送入医院,毕竟在他们眼里衰老了就没有抢救的价值了。只有她的老伴还在不停地惦记着她那很难吞咽进去的一日三餐。人们在等待着什么无法说出,人们在准备着什么显而易见。婴儿的一声啼哭远远比垂垂老矣的呼吸更加响亮和显著。生活不断向前,每个人带着自己和孩子们,而那些曾经的哺育者们就变成了也许还没被彻底抛弃的沉默者。老人说不出话,无法行动 不知她是意识真的丧失了 还是机体衰老灵魂冲不破咽喉,呐喊无法表达。也许她真的不知道眼前了,也许她早已安静地注视了很久虽然那眼神早已浑浊。当自己丧失了基本的行动和语言后,所有的不过是等待罢了。所以中国还是不要推行安乐死的好,对于一个无法表达无法行动的老者,有些人方法朴素的多。如果有天奶奶真的走了,不要让我听到某些哭声,最好也不要让我看到一个成年人的“悲伤”,既然做好了准备,何必呢